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經濟觀察報(ID:eeo-com-cn),作者:吳晨(《經濟學人·商論》執行總編輯)。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的改變可謂步履蹣跚。最近有篇向40歲以下國民征收“社會撫養費”的建議引發熱議,討論幾乎是一邊倒,認為用收費的方式改變國民的生育習慣的提案簡單粗暴。不過這一討論之所以能成為輿論圈的焦點,凸顯瞭兩件事:大傢在擔心中國人口結構正在發生的急劇變化對經濟可能產生的影響;另一方面,因為養育孩子的成本飆升,很多人都認為鼓勵生育政府應該有所作為,可如果簡單的把養育孩子的成本強加到所有人身上,有失公平。一個國傢的人口政策,是國之大計。摩根士丹利的夏爾馬在他的著作《國傢興衰》(The rise and fall of na-tions,中文版即出)中,開宗明義提出,對於一個國傢的經濟發展而言,人口結構至關重要,而最重要的問題是,國傢的人才庫是在增加還是縮水。而判斷國傢人才庫動態有兩個指標,一個是未來五年勞動力人口增長的預測曲線(這裡勞動力人口的定義是15~64歲的人口總數),另一個則是政府在采取什麼措施來抵消人口增長的放緩。中國勞動力人口發展已經走過瞭拐點,在2003年勞動力人口年度增長開始低於2%,到瞭2015年增長第一次為負數,勞動力人口變化的速度驚人。人口增長放緩的另一面是人的壽命大幅增長。按照《百歲人生》(The 100 year life)的預測,零零後的一代新人活到100歲的概率要高得多。中國的人均壽命已經達到瞭75歲,和許多發達國傢不相上下。一項分析預測,中國65歲以上的老人占總人口的比例到 2027年將達到14%,相對於2000年7%的水平翻瞭一番。類似的翻番,美國用瞭115年,法國用瞭69年。中國人口政策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變化的速率問題,無論是生育率放緩、勞動力人口的變化速率,還是老齡化的速度,都比發達國傢人口增長放緩、老齡化加劇的步伐要更快,給我們進行政策調整的窗口也因此更短。相比之下,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的改變可謂步履蹣跚。人口炸彈,還是人口紅利全世界面臨最大的問題是人口過多超出地球可以承受的范圍,還是人口增速驟減導致年輕人越來越少的經濟災難,歸根結底是我們怎麼看待人口的問題。環保主義者認為人口的增長埋下瞭“人口炸彈”。聯合國的一份調查就被廣為引用。調查預測到2050年全世界人口將接近100億人。要滿足這麼多人的基本糧食需求,到2050年全世界農產品收成需要增加50%。因為全世界隻有1%的水資源是可以使用的淡水,屆時會有45億人缺水。人口爆炸提出瞭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地球到底能不能承受或者供養地起100億人,當越來越多的人希望享受中產生活方式的時候,我們是否有足夠的食物、淡水、住房、交通、電力、資源等等去供養眾多消費升級的人口。經濟學傢認為,人口會帶來人口紅利,尤其是年輕人人口的增長,會直接拉動經濟增長。但是一個國傢利用人口紅利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政府必須創造出足夠好的經濟環境來吸引投資,創造就業。全球經濟史上人口快速增長非但沒有帶來經濟增長,反而出現更多困難的例子比比皆是。在阿拉伯世界,1985到2005二十年間,人口增長超過瞭3%,但是2010以後,許多阿拉伯國傢都出現年輕人失業率居高不下的問題,40%的伊拉克年輕人,30%的埃及和突尼斯的年輕人都沒有工作。同樣,在1960到1970年代,中國、印度和非洲的人口增長都沒有帶來經濟增長,伴隨著的卻是失業率的激增。中國隻能通過“上山下鄉”來消化城市裡過剩的年輕人。即使是現在經濟發展增速最快,而且仍然有著巨大人口紅利的印度,也面臨嚴峻的就業問題。每年印度有1000萬年輕人加入職場,隻能創造500萬個工作機會。2016年有700萬印度人申請8300個基礎公務員的崗位。十年前,關於中國經濟必須保持8%的年度增長的一項考慮就是,必須保持這樣經濟成長幅度,才能創造出足夠的就業機會。專門研究新興市場的夏爾馬在《國傢興衰》中,對二戰後56個保持瞭十年以上經濟增速6%的國傢做瞭一番分析,發現在經濟高速增長的同期,這些國傢的勞動力人口平均增速為2.7%。他因此總結出一個經濟發展的經驗法則:一個國傢的勞動力人口增長率如果低於2%,很難保持長期的經濟增長。夏爾馬同時發現,在過去30年,對移民很開放的美國勞動力人口增長最快,是法國和英國的兩倍,德國的五倍。勞動力人口增長更快很好地解釋瞭美國經濟更快的發展速度,美國、英國和德國的人均GDP的增長差不多。兩個案例都很明確:人口紅利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很明顯。環保主義者從全人類命運的擔憂,當政者對增長的人口帶來的潛在問題的關註,經濟學傢研究得出善用人口紅利帶動經濟發展的例子,都意味著人口政策的考慮不應是一元的,不應僅僅從人口到底是增加好還是限制好,或者是該不該堅持計劃生育還是該不該鼓勵多生孩子這樣對立的角度去看問題。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全球大部分地區人口的增速正在下降。二戰後人口平均每年增長2%,到瞭1990年代以後,全球人口增長放緩到瞭1%,日本、意大利和德國等國勞動力人口已經開始下降。而到瞭2010年代,最大的20個發展中經濟體,隻有沙特和尼日利亞的人口增長率在2%以上,中國和印188比分直播度這兩個人口超級大國都面臨人口增長放緩的問題。人口政策討論的天平因此傾向於如何保持增長而不是擔憂人口爆炸的威脅。看得見的手是否可靠經濟學傢預測一個國傢經濟發展潛力的另一項指標是贍養比例,也就是退休老人與勞動力人口之比。中國2010年經濟增速見頂,之後中國人口結構的贍養比率也開始從三分之一(一個老人三人贍養)開始攀升。如何鼓勵生育,一下子成瞭政策制定者面臨的新問題。如果贍養比率快速飆升,不僅社保面臨巨大缺口,整個經濟發展的活力也可能出問題。中國關於生育政策討論的這一轉變也符合全世界的潮流。根據聯合國的數據,2015年發達國傢有70%開始貫徹鼓勵生育的政策,而20年前這一比例隻有30%。最常見的政策就是生育補貼。很多國傢鼓勵婦女生育兩個孩子以上,給生第三個孩子給予高額補貼。舉例來說,加拿大1988年就開始提供生育補貼,澳大利亞和法國也都在2005年開始推出各自的生育補貼,而以法國的生育補貼尤為慷慨。法國針對生育三孩傢庭的補貼包括:保姆津貼、減稅、增加10%的養老金以及補貼火車票打折25%(火車是最重要的通勤方式),政府還發給第三個孩子每月400歐元津貼,如果母親辭去工作做全職媽媽,她可以還可以每月領取1200歐元津貼。按照設計者的想法,慷慨的政府補貼是為未來投資,雖然成為全職媽媽的婦女退出瞭職場,但是她是在為培養二十年後的勞動力做貢獻。遺憾的是,上述生育補貼沒有一例創造出令人驚艷的成效,並沒有從根本上扭轉生育率降低的趨勢。加拿大在實施一年之後就取消瞭生育補貼,因為不同階層對於生育補貼的反應不同,大多數響應者來自低收入人群,他們的孩子加劇瞭國傢福利的負擔。澳大利亞的生育補貼2011年被削減,因為效果不高。法國則在2015年大為削減補貼,原因也是效果不高和財政壓力。和計劃生育不同,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法國的例子明顯告訴我們,國傢政策鼓勵生育,過程會很慢,結果也很難預測,因為老百姓的生育問題實在是一個復雜的問題,既關乎每個人的自由權利,也與城鎮化息息相關,還取決於社會習慣的轉變,絕不是出臺一個刺激政策就可能立竿見影的。“不承諾”的九零後在《百歲人生》裡,格拉頓很Ued体育敏銳地捕捉瞭正在發生的人生變化。如果說工業時代給塑造瞭“學習、工作、退休”的人生三段論,那麼當人生變得更長更健康,普通的三段論人生階段也會有所改變。就好像過去一百年增加瞭兩個人生階段也就是青少年和退休階層(100年前很少有人活到50歲以上),現在又已經增加瞭一個新的人生階段,也就是從18歲到30的階段,可以稱之為“探索”的階段。九零後恰恰是探索階段的一代,零零後也正在邁入這一人生階段。他們不再像前人一樣願意過早做出承諾,無論是對婚姻、傢庭、還是工作。這種探索階段讓他們可以嘗試更多的可能,但是,這也意味著,越來越多人會推遲成傢立業,育兒的時間也會越推越後,還會有更多人選擇不生孩子。人生新階段給生育率帶來的影響將是深遠的。中國年輕人的生育觀,可能更復雜。多年計劃生育深刻改變瞭社會習慣,一方面塑造瞭獨生子女一代人,沒有兄弟姐妹的這一代人更容易和全球同步,專註自我,專註職業發展,另一方面也改變瞭中國“多子多福”的傳統。中國的發展不均衡也意味著不同地區的生育觀也會有差異。比如,城鎮化的過程明顯影響著生育觀。全球經濟史上也有類似的例子。工業革命之前的歐洲和傳統的中國一樣,傢庭裡男女有著明確的分工,男主外女主內。過去100年隨著婦女的解放,大量婦女進入職場。但女性進入職場的速度,大大快於傳統觀念改變的速度。很多職場女性為瞭職業發展不得不推遲生育年齡。但是社會習慣的改變與社會經濟的改變是脫節的,或者說速度不一。比如男女在傢庭中所扮演角色的觀念,各國改變的速度就不同。在北歐、英國和法國,傳統的觀念已經被徹底顛覆,在北歐有男女都有帶薪產假的法律新規。當然,在制度上,因為政府和社會能提供更好地托兒和幼兒園服務,這些國傢的女性返回職場比較容易。相反,在德國和意大利,傢庭中男女分工的傳統觀念改變慢得多,導致越來越多女性選擇為瞭職業不生育。這是德意和英法在生育率上有差別的原因。人口政策是一個很復雜的問題。即便是政府政策,也不可能是放開生育、鼓勵生育、生育補貼這麼簡單。鼓勵傢庭養育孩子,需要政府、社會和傢庭的共同努力。一些普遍的經驗,比如父母雙方都能享用足夠長的帶薪休假、加大對托兒所和幼兒園的投資,需要落實。另一些中國特有的問題,比如說高房價的壓力、教育資源的不均,則需要更多創新討論去破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